配色:

字号: 18

027 春光外泄

小说:倾挽雪风      作者:凤花飞雪      更新时间:2019-05-15 11:12      字数:3139
  他的手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头发,她甚至能感觉到那白皙如玉的手指时不时地穿过她的青丝黑发。白青挽对于这个突然的拥抱,并不拒绝,反而是双手轻轻环上了他的后背。“师父。”她的声音又柔又软,好似轻轻吹的风,让人分外舒服。不过,龙倾担心她可能受了内伤,不亲自检查过他如何能放心。

  于是,他转身对欧阳冽说了一句,让他留在此地等候白长风。

  他自己则扶着白青挽去了另一边,她随意往外一看。这好像是半山腰,周围全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他们在一块巨石处停了下来,龙倾让她坐了下来,然后为她细细把起脉来。好一会,他松开了紧皱的眉头。“还好,没有内伤,只是法力消耗太多以及有一些外伤。”

  法力消耗需要她自己慢慢恢复,况且此地也没有恢复法力的灵药。倒是外伤,他从袖中掏出一个小瓷瓶,准备为她上药止血。白青挽一点也不扭捏害羞,爽快地把衣服一件件脱落了下来。一开始龙倾并没有说什么,毕竟她衣衫上多处伤口染红了一片。

  要上药,外衣什么的肯定是要脱掉的。可是不知何时,他一转头,看到的是一个几近全裸的少女。除了一件红色的内衣外,其他全脱光了。看着那宛若用雪白玉石雕刻而成的手臂,看着她赤裸的肩头,以及那只放在衣带解开处的手。

  “青青,这件不用脱了,咳......”他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

  白青挽承认,她绝对是故意的。听他这么说,她便住了手。不过师父,你待会还是得......他为她身上的伤口上药止血,一处又一处。当他弄完之后,只听到她轻声说了一句,让他只觉得脑子里轰的一声。她的声音有些娇羞,语气有些犹豫。

  她说的是,师父,我腹部处也有伤。换句话说,他要为她上药,还得撩起她的红色内衣。可是,最后一处伤口了,若他说不上药该找个什么理由搪塞过去呢。他就这样,一手拿着药瓶,僵在半空中。好一会,他才把药瓶直接塞到了她手里。

  “青青,我们虽师徒,不同于世俗男女。不过终究男女有别,你身上其他伤口已经止血,这最后一处......你自己上药吧,师父要回避。”说完,他便准备站起来,离开这里。

  可是白青挽岂会这样放过他,“师父说男女有别吗?可是刚才,师父你不是都看到了吗?其实,也不差最后一处了。”她的话,让他被噎得想吐血。是啊,他刚才就该回避的。她的伤基本都在前面,并不在后背。她是可以自己上药的,并不需要他来上药。

  龙倾背对着她,不然白青挽就会看到,他羞红的脸颊。他清咳了一声,道:“刚才是师父关心则乱了,你自己上药吧,师父去不远处替你看着。”免得有他人误闯进来,毕竟现在青青可算是半裸状态。

  他越走越快,片刻间,便来到了不远处的地方站着。他越不想回忆,脑海中就越浮现出刚才看到的雪肤春光。那白皙如玉的肌肤,那若隐若现的......他默念清心诀,阻止自己继续想下去。那是他的徒弟,他怎么可以有这样淫邪的念头。

  随着清心诀不断地念着,他心中的旖旎之思才慢慢消散。

  白青挽虽未看到他的神情脸色,只是那泛红的耳朵,她却看到了。师父他,害羞了,或者是恼羞成怒了。不管是哪种,她忽然灵光一闪,想到了追他的好办法。那就是,色诱,当然不能是那种纯粹的上床色诱法。而是,若隐若现,若即若离,让他欲罢不能。

  师父他终究也是男人,男人,就不可能完全不被迷惑。或许是她以前,太过保守,放不开。所以他总她当成小女孩,虽然她身体的确是。不过现在嘛,她心里有个计划,隐隐地形成了。接下来,龙倾可算是过上了水深火热的日子。偏偏他,面对她时什么都说不出来。

  否则,有肮脏思想的人,就会变成了他。毕竟,人家可没有那种意思,只是他自己想太多了。可是面对那种画面,没有一个男人,不会想歪了。

  当然,现在的他,并不知道。

  白青挽决定,让龙倾清楚的意识到,她不再是一个小女孩了。而是一个成熟的女人,一个让他心动神驰的女人。哼,她再看了他离开的方向一眼,然后撩起了红色的内衣。等她上完药不久,便听到龙倾的声音。“青青,你上好药了吗?”

  不一会,就传来她的声音,“师父,我上好药了。”他听到她的回答后,便转身往她处走了过去。然后,他没走几步,就停在了原地。确切的说是,他愣在了原地。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一个穿好衣衫的她,而是仍旧半裸只着一件红色内衣的她。

  看到他时,她也有些惊慌,连忙转过身去。可是她这么一转,前面是看不到了,后面大片的雪背却完整地呈现在他眼前。她的红色内衣,与人间女子穿的肚兜类似,后背不过只有一根衣带而已。倒是前面,除了肩膀与手臂处,其他都遮得掩实。

  她承认,这是她看到他过来时,灵光一闪想到的。她背对着他,在暗暗地偷笑着。

  龙倾看到她大片的雪白肌肤时,完全石化在了原地。他既没有快退,也没有转过身去解释一二。他再成熟内敛,毕竟仍是少年。他比白青挽其实大不了多少,骤然看到女子的身子,愣在了原地。脑子里一片空白,眼前尽是雪白一片。

  直到,听到她咳嗽了一声,他才如梦初醒。随即,他懊恼羞愧,他居然盯着徒弟的后背发愣。他连忙转过身去,“师父以为你已经穿好了衣衫,师父不是故意......”看都看到了,再说这些又有什么意思。龙倾简直是羞得想钻进地缝中去。

  龙倾快步离开前,最后说了一句,“你快穿衣服。”

  白青挽等他一走远,就转过了身来,然后掩唇轻笑不停。她才发现,原来她的师父,好纯情啊。看来他从未看到过女子的身体吧。

  白长风是带着那条巨银鱼一起回来的,不过,他只看到了欧阳冽。却并未看到其他两人,“龙兄还有青挽呢?”

  欧阳冽如实回道,“先生与殿下去疗伤了。”先生医术卓绝,替殿下治伤再合适不过了。不过当他看到还在白长风脚边挣扎的鱼时,不由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鱼啊?”看起来,体型巨大,随着它每一次的挣扎,地面都有些微微地震动。

  由此可以想见,这条巨银鱼有多大。这白公子怎么弄了一条鱼过来,这足够他们吃好几顿吧。欧阳冽在心里想象着,目光如有实质般地在它身上划拉着。巨银鱼看到他的目光,简直是要把他立刻剥皮抽筋似的。那赤裸裸的目光,让它看得有些心惊胆战。

  它可不想被吃啊,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着。

  白长风的目光在他们之间来回扫了一遍之后,不由得忍俊不禁。不过,小丫头和那个臭小子做什么去了,这么久了还不回来。

  很快,龙倾快步向这边走来,那一往无前的架势,活像被什么人追似的。白长风心里有一种感觉,那在后面追的,估计是那个小丫头。果然,在龙倾身后亦步亦趋跟着的,正是心情甚好眉开眼笑的白青挽。他们两个,一个喜笑颜开,心情甚好;另一个眉头紧皱,快步如飞。

  当他们来到面前时,龙倾脸上的神情才好了一些。不过,他一转头迎上她的目光时,还是有些心虚不敢直视。毕竟,他刚才把人家差不多看光了。他们虽是师徒,可她不是幼嫩的小童,他也不是垂垂老矣。他们正值一生中最好的年华,他们男女有别。

  他虽说不是故意的,可终究,太尴尬了。不过,当他看到白长风时,脸上的尴尬神情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淡淡地冷漠。是的,不知为何,他从第一次见白长风起,心里就对他有淡淡的敌意。无论他表现得多么友好,龙倾对他始终是冷冷淡淡的。

  白青挽看两个男人面对面站着,一个淡漠疏离,一个似笑非笑。她觉得,好像有无形的火花,在他们之间闪烁。师父对白长风,好像从始至终,都没什么好感啊。难道是,师父对他,有敌意吗?或者说,他吃醋了,所以才对他如此淡漠。

  要知道,师父的性子向来是温和亲切的,让人如沐春风般温暖。可是唯独只有面对他的时候,师父他变了。她第一次在师父脸上看到了,名为冷漠的神情。

  这是不是在说明了,这一切的变化是因为她?师父他,吃醋了。一想到有这个可能,她心里就止不住地欢喜,欢喜这情溢于言表。少女微低着头,唇角上扬划出一抹浅浅的弧度。浓密如小扇的睫毛轻轻颤动着,明眸中的光芒若隐若现。

  一看到小丫头唇边的那抹笑容,白长风便知道,刚才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而龙倾的神情有些尴尬,心虚,不敢直视于她。显然,从表面来看,是龙倾理亏于小丫头。不过实情如何,就不得而知了。看她偷笑的模样,铁定是她在算计那臭小子吧。

  几个人,各怀心思,互视着彼此。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倾挽雪风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nve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NBA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买球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