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18

第四章 绿了头发

小说:浮图之央      作者:半佛      更新时间:2019-04-15 17:15      字数:3100
  楚云端作死拆了手上绷带,看了看手上的伤口,啧啧一声。

  那么大一个洞,现在不光结了痂,还没什么痛感了。这修.真世界,还真不是一般能比的。

  想了想,他决定先唤醒蛊王。

  这一路上疑问太多,未知太多。那个不靠谱上班还偷懒追剧的中二吊死鬼引魂使,丫的啥也不说。

  找了块平整点的石头来坐,闭眼屏蔽周遭万物。照着引魂使之前的指点放空内心,心境内空白一片,四处茫茫中仿佛有一条路。

  走在上面像走在水面上,荡了层层涟漪圈。很长时间才到尽头。

  他伫立高墙之下,墙体莹莹闪动,现了一道门。锈红的漆木门上锈黄的门环,锈黄的门环上雕着什么东西,乍一看挺像虎头,那门环就是从饼大的“虎头”里吐出来的。

  楚云端闭眼拉起门环,密语一出,门消失了。

  再睁眼,就是一片盛芒。

  他收收心,吐一口气,箭步跨入。也不知道前那个蛊王是个什么邪门东西,速问速回吧。

  出乎楚云端意料的是,往里走去仍是一片虚无,与进来之前唯一不同的也只不过视野更广阔了罢。

  他有点怀疑,是不是被人涮了。

  走了没几步,突然脚下一硌,似乎是踩到了什么东西。低头去看却空无一物,就这么个空隙不知道被谁推了一把,一个踉跄差点没翻跟头,回头看还是没人。

  楚云端皱眉,不计后果地吼了一声:“滚出来!”不爽,想打人。

  随后响起的是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自四方虚无而来,摄人心魂。

  “何来小辈,扰吾清净?”

  楚云端四下再望,依旧只闻声,不见人。只待二次怒吼,左腿让人蹬了下。这次受力不小,单膝而跪。

  霎时间怒火三丈,这些天所有的不爽快都聚集在了往后横扫千军的一臂上。

  待到站起后看到被自己妥妥制服确切的说是被拎在自己手里的这是个什么东西之后,楚云端二次认为自己被涮了并且顿时没了胖揍它的欲望。

  一个跟皮球等大等体的蛤蟆脸,一头绿毛,关键还穿着件红衣服。在他手里挣扎不休,意识到没用之后木着脸盯楚云端。

  四目相对,楚云端杀不住这另类气质,率先松了手。扭一旁透气:“你真的是蛊王?”

  那皮球一边抠鼻孔一边摇摇摆摆来回走,继续阴阳怪气:“好眼力,看来是个有故事的人。”

  楚云端干笑,没您一头绿的有故事。

  “你那衣服未免太张扬了吧?”

  皮球听他言语,大拇指按在食指上搓了搓,又在衣服上随意一抹,问:“怎么?”

  那件红的发黑的衣服上,同样发黑的金线前绣“蛊”,后缀“王”。都还不瞎。

  楚云端实在不想长针眼,神色凝重道:“说正事,你真的……通晓万物?”

  皮球也倒听话,不动声色看着他,闻声傲然点头。

  倒是楚云端,扯到正事上,竟一时不知该如何开口,能问些什么。

  问自己的过去?问此去殷墟所图?还是问那日来路不明的师叔侄俩?

  楚云端心烦意乱,一阵头疼。

  皮球这次先声制人,十分严谨道:“此去殷墟,是要找回一个破虚印的东西,赎你这具身体一年前犯下的滔天大罪。”

  楚云端心头一惊,它知道自己和这身体……不是一人?也对哦,通晓万物。惊完后才回味过来,后边还有个什么印和滔天大罪。哦,大罪啊,嗯?

  “一年前,楚云端也就是现在的你,被刺去双目逐出师门,为一己之私窃取殷墟圣物破虚印,引无妄之灾。战争平息后因破虚印不知所踪,灾祸常年笼罩殷墟。”

  “所以三个月前,在那次大战中本就该化为齏粉的楚云端重现踪迹,再引风声鹤唳。殷墟十五城理所当然,推派各位长老前擒楚云端,寻回破虚印。”

  “然楚云端魔途至深,殷墟十五城各长老强强联手也未占丝毫便宜,最后是楚云端亲师,一听风掌门谪仙子出手,才勉强将他制服。任由殷墟那几人废去他全身经脉,散尽内力,囚在殷墟。”

  “只是最后也没能逼问出破虚印下落,后来楚云端被无门游士劫走。那人便是水空明,他以大半内力作引,方替楚云端续命。只是楚云端几番应战,受此重伤,记忆遗漏在殷墟,不知附到哪去了。”

  “再往后,也就是半个月前,水空明因故外出,不省人事的楚云端再次暴露。而江湖各派之间也开始流传出楚云端踪迹。因前车之鉴,没有轻举妄动。于三日前放出消息,轰动平头百姓上门一探虚实,见到了已经来到这个世界成为楚云端的你,觉得再无后顾之忧,才放了心。”

  “当时各派齐聚,阵法已布,只待一NBA打尽。只是前有一听风名正言顺捉拿叛贼,后有引魂使暗度陈仓插手救人。”

  “你这才逃过一场浩劫。”

  皮球最后一句终于转过来,黑黑的小手指着他说完。

  楚云端早已听的后背发凉,也许是为这么一个生平很狗血但挺波折的反派所发出的惋惜。也许是为了那个折损一半内力拼死救他的水空明。

  毕竟每一个反派都有一段不为人知的悲惨的过往,和一个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在外,他是人人得而诛之的魔头,可到了那人面前。他只是他,一个纯粹的他。

  但记忆还可以附到别的东西上完了再找回来,这……扯淡。

  楚云端缓过来,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言语自己跟这身体原来的主人:“那,他……我……”

  皮球似乎是看出了他的为难,颇富玄机道:“你魂且在此,你就是楚云端,楚云端就是你。死了的那个不是楚云端,是关渡。早就该丧魂的那个不是楚云端,也是关渡。无论何时提起,都是如此,你可明白?”

  嗯……不明白。

  楚云端觉得,它大概就是想让他在别人面前认定这个身份。好无后顾之忧,养肥了它,仅此而已。

  别想太多别想太多想太多头疼吃不下饭。

  楚云端绕过它这个问题:“那之前窃取破虚印是为了复明吗?”

  楚云端还是没能适应在被人识破后,还腆着脸皮装一无所知用“我”。但“他”或者直叫姓名都太过别扭,干脆不用。

  皮球的回答更干脆,摇头:“不。”

  楚云端:“报复师门?”

  摇头:“不。”

  楚云端:“那是为了什么?”

  摇头:“不可说。”

  楚云端:……

  你吊着我寻开心啊!

  楚云端再问:“你是怎么到这具身体里的?”

  皮球摇头:“不可说。”

  楚云端:“你叫什么?”

  皮球摇头:“不可说。”

  楚云端:“你什么品种?”

  皮球摇头:“不可说。”

  楚云端:“你是不是毛病了?”

  皮球继续摇头:“不。本王今天说话太多,累了。而且,你口中所问,确实不可说。”

  楚云端碰了一鼻子灰,想了很久,才想出个应该不会被拒绝的问题。

  他问:“破虚印……怎么找?找到了之后又要怎样做?”

  皮球想了想,回答一如既往令人失望:“一去殷墟,自见分晓。凡事不能总指望别人搭济,我这也是外界的飞短流长,只着大概,未必可靠。我想这道理,不管你是楚云端还是关渡,再明晰不过。”

  楚云端没应声,此刻笼罩在他头顶的迷雾重重,被一层层剥开。

  露出的肉眼可见的轮廓后,他知道,要继续去探究,才能将整件事情的细节摸清,最后呈现出一个完美的结果来。

  找记忆的话就得去殷墟,引魂使给的任务找回破虚印也跟殷墟有关。他现在无论如何,都得去面对这个跟自己半搭不搭边的烂摊子。

  这任务……自杀式的啊?殷墟那些人正找他他就去自投罗NBA。引魂使当真是看热闹不怕事大的。

  当今形势,也别无其他选择。只是,别说去殷墟了,他连殷墟在哪都还不知道。

  要是说六疯子是蛔虫,那皮球就是名副其实的肚子里的虫,想啥都知道。

  皮球道:“如何去殷墟,这档子事本王自会安排。你且宽心,本王不是那尖酸刻薄之人。”说着,又开始挖鼻孔。

  楚云端眯眼:“您行行好,先把我弄出去。”

  皮球点头,摸出两张符咒来,道:“这是传送符,你虽内力俱散,但本王在此镇守,区区小符驾驭起来并不难。以你现在的情况,在外多呆一刻便多三分危险,还是速去速回的好,省的连累本王刚醒过了就被你拖下水。”

  楚云端蹲下来接过,看着微微发黑的两张线条扭曲的符咒,眉头自然而然皱了起来。这玩意,是有多少年了啊……

  看着面前绝对不拘一格的小皮球,楚云端有点不好意思开口埋汰,收进怀中。

  有总比没得强。

  皮球幻出个藤椅来,葛优瘫一上线,小黑爪一伸:“呐,原路,出了门就醒了。此处封印已破,你我一体,下次没什么大事都不必进入这里来找,鸡毛蒜皮小事密语一唤就能交流。”

  楚云端应声离开,看样子是一时一刻都不想逗留。

  待到一片虚无内再无任何声响,那门也随之而和时,皮球叹气。

  “水空明啊水空明,何苦。”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浮图之央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nve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NBA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买球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