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色:

字号: 18

009 相思情 火焰显形

小说:醉皇忧      作者:核桃      更新时间:2019-05-15 10:39      字数:3130
  

  夏的理解最深者在南方,那小桥流水处,春花谢了,夏花开了,春衣薄了,菜黄新叶翠绿如墨。

  小楼阁楼七弦琴悠悠,这夏日当头却似悲秋,白衣胜雪淡淡清香,只是那清香里面带着淡淡药香,鸳鸯戏水香包,有些旧了,却依旧挂在腰,与那丝绸小裙相配,鲜花配牛屎。

  “小姐近日好些没有”一青年浑身风尘仆仆,战靴还来不及换,长剑腰间战甲未换,来到这小楼满脸担忧。

  那小楼门口,丫环守候同样是一脸忧伤“小姐人见消瘦,今日进食少了许多,说没有胃口,只是日日守着那九阳草暗暗忧伤”

  青年卸了战甲,扒开了长剑“那个混蛋早知道我当初就该弄死他”

  小声上楼,只见那道倩影越发消瘦,羸弱的依靠在柱子上,见有人上楼轻轻转头。

  “哥哥是有了消息吗?”又是这一声哥哥,那几乎失控的青年泪在流,却只能点头。

  “那家伙几月前动了手,据说一口气击落几十骑,但也吐血了”青年坐在桌子旁,看着那七弦琴旁边的梅子酒,不禁皱了皱眉头。

  “你以前不喝酒的”青年心里对那个家伙的恨意有多了几分,要不是远隔万万里,此时光恨意就足以将那家伙碎尸万段了。

  “击落骑兵,难到他可以修炼了”然而那白衣女子直接忽略后一句话,陷在第一句话里面,满脸激动。

  那个人看似什么都不在意,内心却非常要强,多少次不屈多少次失败,直到那皇城测试击毁了最后的希望,悲愤交加离开皇都,然而她知道他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梦,这个梦终于实现了。

  她喜极而泣,甚至比自己能修炼还要激动。那一年那出红墙边,两个同病相怜的人相遇了,都是不能修炼的人,都是身体羸弱的人,一次相遇奉为知己,从此分享喜悦分担忧愁,他们再也离不开对方,成为最知心的朋友。

  皇城悲歌,见不得真朋友,分别前一宿,鸳鸯戏水成为彼此唯一的牵挂。

  “他吐血了,伤的重吗?”喜上眉头悲上心头,一句话刚说出口,人已经哭了,是那样的伤心,比自己受伤还要伤心,几近晕过去。

  “哎……我有些羡慕那个混蛋,凭什么得到你的牵挂喜忧,那家伙不过是废皇子,何德何能”青年轻拍少女背,随手啪掉那杯梅子酒。

  “伤的重吗?”再一次被忽略,青年有气难出。

  “好的很,据说还敲诈了一笔,真是混蛋混球一点风度也没有”

  少女笑了,很开心,她知道他就是那般小男人,别看封了侯,实际上小气的很,别人离别送金送银,只有那家伙送种子,还一脸依依不舍。

  这一日少女转了性子,不再借酒消愁,每日服药也开始主动,饭量也增加了许多。

  她想追上他,就算面对病痛也是这样,她深爱着他,所以她要好起来陪着他。

  熙熙攘攘的街道忽然静如深夜,坐着的人站起来,起身的人围过来,那里两个少年拉着一老一少,气氛诡异。

  “小子你谁呀也敢和我斗”玉腰带绷紧,一只手紧握,只见那被抓少女小手通红,倔强的没有吭声。

  “我谁重要吗?这位老伯手里东西不愿卖你,我买不得”令一少年死死拉住那老头手,一点也不含糊。

  “我是孙岩,我姐姐是奇王妃子,你现在知道自己是谁了吗?”孙岩故意把声音放大,这莽荒镇之地,孙家已经是土皇帝,名号一报谁不识趣。

  “我是你老子”韩瑾轻笑,丝毫没有放手,反而抓紧了一些。

  孙岩眼睛睁大如铜锣,要说公子哥二世祖,莽荒镇里有的数,这一号绝对不在其中。

  孙家功法游走,鼓起皮肉就要动手,话说在这里平头百姓打死一打也没事。

  看热闹的不怕事大,呼声高起,只有一胖子路过,差点拔出板斧。

  “看戏”一个中年人出手,将他按住,看着那一拳罡风轰在胸口,青衣男子吐血败走。

  然那少年一边倒退一边笑,嘴角流血配上那笑声诡异的很。

  “傻了”不少人不明所以,只有不远处梁文军笑了,那家伙又要坑人了。

  “少爷傻了”胖子摸了摸脑袋一脸怪异。

  孙岩也有些看不懂,原本还以为碰到硬汉了,没成想是个傻子。

  然韩瑾笑声停了,取出来一物,一件官印“殴打皇族,谁给你的胆子,孙家要是不给说法,宗人府榜上灭九族必有孙家之名”

  哗啦……看戏的跑了,跟班跑了,只有那孙岩傻了,自己惹了谁,皇族。有句话怎么说,皇族可以暗杀不可以辱骂,可以坑蒙拐骗不能被发现,不然九族危矣。

  噼里啪啦……一顿拳打脚踢不带一点客气,打的那地上孙岩那是脸青鼻肿差点断气,那张英俊的脸比花还要红。

  很快孙家数十个木箱就往里送,再不来那孙家三代顶梁柱就要被打成猪头了。

  “侯爷可顺气了”看到那孙岩已惨不忍睹,估计连他老母也认不出,整张脸都变形了。

  韩瑾拍了拍手一脸意犹未尽“这王八蛋龟孙子既然殴打皇族,这是要干什么,造反啊!你问我顺气没有,说实话没有,要是没个十万黄金这气没法顺”

  孙家人眉头紧皱,知道要出血没想到如此狮子大开口,张口十万黄金抵吐血一口,真当孙家是冤大头。

  “侯爷说笑了”孙家老头气的差点奔走,然而刀子挨着脖子,还能如何。

  韩瑾轻笑“都说孙家日进斗金,比起那灭族来说十万算什么”

  “你……”

  “要说纨绔子弟,这天下谁能比得过皇子诸侯”

  数十辆马车出了镇口,那弩箭后头,一老者血吐了几口“寻找机会报仇”

  天潢贵胄无情是无情,然那牌子确实有情,犯皇族诛九族堪称最无情,然拿在手里却最有情,这不一句吼十万黄金。

  “大哥哥真的是皇族吗?听说皇族都是老虎,吃人不吐骨头”洗尽污垢换上新衣,当真是小萝莉。

  韩瑾轻笑摸了摸这丫头的头,喝了一口梅子酒“这皇族啊就像是美酒,越是执着越是容易醉,醉了就会迷糊,迷糊了就回遗忘,遗忘了自己”

  小丫头笑着点头,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习惯了,只是那原本的忧愁在看到一串冰糖葫芦之时,再也见不到了。

  马车摇摇晃晃,韩瑾取出了很久没有舍得拿出来的香包,香包小巧清香不在,这有那淡淡的药味。

  时间是最可怕的忘情水,有情人的眼泪也抵不过那时间的风吹,然有一种情却如酒,时间越久味道越是美。

  “梁叔那东西有消息吗?”香包轻轻揣进怀里,深怕这初夏的雾水打湿,一脸的深情似水。

  中年人第一次正襟危坐,没有嘻嘻哈哈也没有抢酒喝“暂时没有,也算是好消息,否则就我们现在的力量也无力争取”

  韩瑾取出来一壶梅子酒,慢慢的喝,还记得那个少女每次在耳边叨叨,如今到成为了一种怀念,虽不需要再靠醉减少痛苦,然梅子酒却时常挂在口。

  “胖子,孙家的情况如何”韩瑾转向窗外,那是一团肉坐在马背上,摇摇晃晃缰绳不稳,却一脸美滋滋笑的如弥勒佛。

  这是金达第一次骑马,美在心里头,曾几何时望着那城里公子哥,人人坐在马上头,小酒喝着,美女抱着一巅一走美不胜收,现如今自己也算是公子哥了吧?自然是有些美上头了。

  “少爷!孙家靠灵药发家,控制了莽荒镇几乎所有的药铺,从天源城购买丹药,从莽荒镇收购灵药,如今又与丹盟搭上线,可谓是更不可一世了”胖子连忙答应,那个坐在马车上的少年,那是他的所有,哪一次拔出板斧,到如今坐在马背,他早已经清楚富贵的付出。

  “丹药?”韩瑾皱眉头,那是一个极具影响力的组织,就算是皇室也不能太过得罪,那个团体高傲却强势,三千州之地炼药师建立的丹盟远比皇族更具影响力。

  丹盟是炼药师的象征,更是炼药师心中的圣地,而炼药师是无数武者的神,他们依靠丹药修炼,铸就了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高贵职业。

  孙家靠上一城丹盟大树,釜底抽薪显然是难比登天了,莽荒镇七大家族,李家酒楼、孔家青楼、陈家粮食、张家兵器、龙家佣兵、顾家杂事。孙家本就占据最富的药材生意,又靠上丹盟大树,一时间莽荒镇里头也是风雨欲来风满楼。

  一直闭目养神的青老头皱了皱眉头,但没有开口,对于韩瑾的相救,他只看做是一场交易。

  回到山谷城堡,韩瑾有些激动,取出来那新买来的碎玉,坐在床头,开始探测,一时间无数文字涌上心头。

  浑身开始滚烫,丹田内那互相追逐的火焰与残印失去了平衡,火焰涌动想要吞噬那残印,一场龙争虎斗。

  火焰涌动,皮肤裂开了口,鲜血直流,蒸干了那梅子酒,焚烧了那蚕丝棉。

  青老头小酌美酒,忽然跳过头,火急火燎奔上楼,只见一处木门火了,热浪涌出直奔楼梯口。

  “仙火”青老头失声,满脸兴奋,忘记了高温,烧成了火棍,既然没有逃遁,眼睛之中火热万分。

  “怎么可能,淬骨三阶可以降服仙火,不可能”

核桃 说:
求推荐!求收藏!
(快捷键←) 上一章节 回醉皇忧书目 下一章节(快捷键→)
加入书签  |  投推荐票  |  发表评论  |  打开书窝  |  返回书目  |  返回书页
QQ客服:93772450
Copyright (C) 2011-2016 www.nvehai.com all rights reserved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NBA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违规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声明:本站所有的作品、评论和资料等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无关,买球文学收藏书库不负任何法律责任。
粤ICP备16045618号